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明陣之行後感

剛剛的星期一上了道風山參加今年的黃德榮教牧學講座「二十一世紀之牧養關懷:回歸身心的靈修」,只想在這裡留下點感想。

雖然以往在波士頓的 St. Paul’s Cathedral 和三藩市的 Grace Cathedral 都見過明陣 (Labyrinth),但這次算是第一次行和親身體驗個中的感受。

有關明陣的介紹,這裡不會詳盡說明。請看這裡的簡介

道風山基督教叢林:明陣

  1. 本人發覺行得越近中心時,路徑會變得越短和越有壓逼感。若有其他人一起共用明陣時,會很容易行得很近,亦可能會有身體上的接觸。我也不其然地感到非常不自在,很想離開。感到最舒服的,反而是行在最外圍的路徑的時候。我體會到,若中心點代表三位一體上帝的親密團契,聖徒越親近上帝時也必然會越親近其他人。而這個經歷更使我領會到原來我是有點怕 intimacy 的。
  2. 行了三份一,我站在樹旁停下來。乘涼之際,觀察一下別人的進程。不知為何,停下來便不想再起步。站在樹蔭下比繼續前往中心點的渴求更大。這有點像我讀神學的心路歷程,不少次跪下來想放棄也不想再上路。但這次的分別,是我不再只是抽象地在腦裡打轉,與那孤單無力感糾纏,而是很具體地用雙眼看見別人的同行 (co-pilgrimage)。有些人跟我一樣停了下來默想、有些人繼續行、有些行得快點、有些行得慢點。觀察了片刻,心裡頓然感到安慰,知道人人都像我一樣,是個 pilgrim。有停滯不前的,也有積極前進的。我頑固的心,被這個場面軟化了。心裡跟自己說一句:「不如繼續上路吧」,雙腳便開始行了。這經歷告訴我,原來一個有血有肉、能夠看得見、在信徒 proximity 內的群體,是何等的重要呢!Spiritual pilgrimage 重要,physical pilgrimage 也一樣重要。
  3. 我一直對明陣這玩兒都有保留的地方,可能因為我曾在兩個極其 liberal 的聖公會處見到,再加上它的來源不明,不知會否有些 pagan 的影子。不過,我都抱著一個開放的態度去認識、學習和嘗試,要親身經歷了才敢下結論。我得出來的結論是,明陣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靈修默想工具。它所涉及的層面,包括時間 (temporal)、空間 (spatial)、以及全人的身心靈。未行之前也不能估計到行完之後有那麼深刻的感受。若有機會,我也想在我後花園弄個小明陣玩呢!

Posted in Posts in Chinese, Spirituality.

Tagged with , , , , .


6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littleho says

    我個blog很久前提及,有神學院老師問過我借用明陣一事(三年多前我為教會弄過一張用帆布造的),之後一直trace到有來自基要書室個forum的瀏覽link,指用明陣是離經背道和耳朵發癢(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phpBB2/viewtopic.php?t=221&start=13)
    看來你都要小心!
    你去了香港?

    • Anson says

      唉,我諗淨係我間神學院畢業已經足夠被人冠上 liberal 這個名稱。(聽講你嗰間都係)
      其實我真係成日都耳仔痕,檯頭有支耳挖喺度,一邊讀書一邊挖耳仔,不知幾舒服 =)

      係呀,小弟正在香港放大假。

    • Anson says

      不過認真啲講,我真係有興趣研究一下啲改革家(尤其是啲 iconoclasts)點樣睇 labyrinth 呢回事,因為佢地距離中世紀明陣盛行時期點都冇我地咁遠啊嘛。

      其實我漏咗一樣嘢未講,就係我到達中心點時,一啲都唔覺得最親近上帝。我認為若果我地以行近中心點是一個 path “ascending toward salvation or enlightenment” (Ref: wikipedia),而離開中心點時代表帶著上帝的力量獨自回到世俗嘗試改變世界,就有啲靠自力修行嘅感覺。

      我會 prefer 視整個旅程均有三位一體上帝的同在,朝往中心點只是跟隨主耶穌上山經歷他的變像和感受他的榮耀(馬可9),離開時再與他一起回到世界作一個 suffering servant。

      還有,明陣常常強調沒有對或錯的行法(就算你想跳過隔離一條線也可),明陣設計也是直線一條,你永遠不需要抉擇,也永不會行錯路,不會有 dead end 的。以至於有一句說話咁講: “The labyrinth doesn’t ask: Are you going the right way or the wrong way? The labyrinth asks: Are you going?” (係我個 workshop 啲 notes 讀到) 我卻認為人生本是滿有抉擇的。做錯一個決定是會引至我們走進 dead end 的。那些時候我們亦需要回轉 (turn and repent),才能繼續上路。相信這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題目:究竟聖經新舊約怎麼用「路」這個意像呢?

    • Kimmy says

      想今個星期六(13/10)借來一用,方便嗎? 謝謝!

  2. Edmund says

    有趣、有趣。若連Regent、中神都係 liberal,就真係唔知乜先叫唔係。

    明陣之所以「明」,不正正是它只有一條路徑,永不會「迷」失?是速度,不是知慧決定何時完成。

    Anson 提起「聖經新舊約怎麼用「路」這個意像」,令我想起貴校的榮休教授Eugene Peterson的 the Jesus Way。有機會看看目錄,you will be surprised。

    • Anson says

      對,導師話 labyrinth 跟 maze 最大的分別是「明」和「迷」。明稱原本由:迷宮 –> 迷陣 –> 明陣 –> 明路 (最近有人建議不再用「陣」,因為它在中國文化裡有軍事的意味)

      雖話說行徑是一條不需抉擇的路,但其實我也做了很多決定,就是決定步伐有幾快、決定跟其他同路人身體距離有多遠、逼狹時決定怎麼讓路、決定何時停下來、決定何時再上路、決定要不要行完正個路程抑或中途放棄、甚至決定要不要做決定還是猶豫不決(記得你常說不做決定也是一個決定)…… 所以我想就算一條直路也需要做很多決定。

      啊,我書櫃有 The Jesus Way,但從未有時間讀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