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高鐵代溝

以下片段總共 23 分鐘左右,有興趣先看。

Part 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DyuyLCBOo
Part 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5ookz7W0Y
Part 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5ookz7W0Y

對於這個討論,我本人有幾點觀察:

  1. 李鵬飛和陳文鴻首先連別人的立場也誤會了(誤以為反方案等同反興建),又何來談上理性的討論呢?
  2. 一位網民一針見血地指出:「李鵬飛同陳文鴻都完全冇提到點解要堅持採用現時嘅方案, 將反對意見歸類為反對起高鐵, 相反, 黎廣德同陳景輝則提出有力嘅理據去反對採用現時嘅方案。」在一個客觀理性的辯論裡面,每方都需要付出反對和支持的論點,缺一不可。
  3. 陳景輝和黎廣德聽到對方的論點事,是真的有思考和接著發出尖銳的反問。但陳文鴻和李鵬飛遇到質疑他們論點的問題事,根本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灑一灑便繼續重覆自己的論點。我相信這不只是這個電視節目的情況,立法會裡面每日便是重複著這種「問東答西」的奇怪現象。不能作出理性的討論,根本並不是那班年青人,而是那批明知自己被人駁倒了卻不肯承認的人。
  4. 李鵬飛和陳文鴻都持著「要顧全大局、對外發展為重」或「犧牲小我(你?),完成大我」的思想模式行事。反而黎廣德和陳景輝就最關注本地市民生計及長遠影響的問題。這有點兒像傳統中國人家庭對外客人便彬彬有禮,對內家人卻鄙吝苛刻的現像。這根本是面子的問題。對外的面子最緊要,就算要委屈身邊最親的人也不要緊。
  5. 陳文鴻的言論充斥著階級歧視的思想。他認為「只懂種菜」的村民正在阻礙著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的競爭力,而他又完全不覺得這種歧視性的言論有問題才是最嚇人的地方。若外國有學者或政客在電台上說出類似離譜的說話,早已經被人拉出來公審要求道歉了。阻礙著香港民主發展的,正正就是這種根深蒂固的階級思想 (classism)。
  6. 總括來講,我認為香港現時政制衝突的地方不在於有否理性討論,而是文化思想和世界觀上的衝突。有一代人,深深認同儒家思想的倫理關係,連用詞上也要稱北京為「阿爺」,不斷強調和諧、免衝突、要以大局為重、民眾最緊要聽聽話話,要順服、更要尊崇權貴之士。本來儒家思想好好的「父慈子孝」,應用在政府和人民的關係上,就變得只有「子考」,沒有「父慈」了。還有他們覺得面子最為重要,因為中國人能在國際間抬起頭來是非常要緊的事。昔日在戰爭上輸了的怨屈,今天必須在經濟繁榮上吐氣揚眉。任何阻礙這嚮導的發展都是不愛國的表現。另有一代人,深信人人平等,政府是百姓的奴僕,應聽從於民,更認為關注百姓的福樂才是政府首要的任務。他們看事物更全面 (more holistic),會關注到環境、保育、公民權益、弱勢社群等不能純用經濟效益來衡量的東西。他們敢說敢言,不怕得罪權貴人士,只知真理越辯越明。似乎今日的衝突正是這兩種思想模式的鬥爭。究竟怎樣才能化解這種代溝呢?

P.S. 更有趣的是,陳文鴻被踢爆原來他正是高鐵流量調查報告的來源,更擁有與中國內地和特區政府不明的利益關係,所以他才那麼緊張地頑辯。

不大清楚高鐵爭議的,可參考這輯新聞透視


Posted in Culture, Current News, Politics, Posts in Chinese.

Tagged with , , , , .


8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L says

    I think people are usually disabled from critical analysis when their agenda is to push forward a motion, instead of trying to derive a solution.
    Likewise, whenever we find outselves defending something fiercely, we must ask ourselves, have we been blinded by what we believe in?

  2. T says

    在下路過, 有好些不明白的地方:

    1. 如果一個人一方面高擧”反高鐵”的橫額, 同時又說自己”不是原則上反高鐵”, 就算是別人誤會了他, 難道他沒有誤導別人嗎?
    2. “顧全大局”, “對外發展”若搞得好, 豈不對”本地市民生計”有幫助? 兩者豈是不能共存?
    3. 一個城市的發展(“大局”)又豈是”面子”一詞可以總括?
    4. “村民”以外的”本地市民”的利益, 是否也要考慮, 才是真正的”民主”?
    5. 你所提及兩種思想的衝突, 真的存在於兩”代”之間嗎? 每一代豈不都有這兩種傾向的人? 將某一代人加上標籤, 有助於彼此的真正了解嗎?
    6. 若然”人人平等”, 政府又豈是百姓的”奴僕”? 我們是好主人嗎? 當其他主人有不同的主張時, 我們又能否體諒僕人的難處, 考慮整體的利益, 作出合理的妥協?

    我羨慕比我年輕的人, 也衷心祝福他們找到生活的方向. 只是, 我希望他們不至墮入自以為義的陷阱中, 或讀過一些理論著作便以為自己掌握了唯一的”正確”世界觀. 我希望他們見報的文章能寫得淺白一點, 好讓我更明白他們 – 我相信他們一定有一些東西值得我學習 – 畢竟, 時間是在他們那一邊的.

  3. Anson says

    T,多謝你的留言。這是我的回應:

    1) 同意。清晰的橫額詞彙是必需的。不過,陳景輝所說的跟他所拉的橫額是否不一樣?如是,那他便有義務將他的訊息表達得更清楚。但若不是,我們也不可說他誤導別人,因為我們需要明白反對的人士也有一個 spectrum 的。有些原則上反,有些興建方式上反,有些就地點問題上反,更有人認為政府資詢不夠而反。

    2) 請參考梁振英的這段社評:
    『我認為香港人近年對普選的訴求,一部分出於意識形態的需要,另一部分是把普選和政府實務,也就是施政的實惠掛鹇,具體地說,這些都是經濟民生問題。在眾多問題當中,生產的問題為次,「民享」的問題為主。大多數香港人不擔心香港經濟不好,大家擔心的,是香港經濟再好,我和我一家人的生活是否不斷下沉?我家子女未來的生活會否比我倒退?這些「民享」問題,本質是上升至政治層面的社會內部矛盾。』
    http://news.mingpao.com/20100108/msa.htm

    香港經濟要搞得好是好,但現實上究竟是誰好呢?是大商家還是平民百姓呢?日益嚴重的貧富縣殊問題是有實質的數字作証的。

    香港貧富懸殊全球最嚴重 (明報)2009年10月22日 星期四 11:50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022/4/et0a.html

    你說得對,對外對內也搞得好,兩者共存才是那目標,只不過現在政府的政策只是「口頭上」說會為香港整體利益出發,但事實上卻偏幫大商家,漠視市民的勞苦。這才是事件中心的矛盾。

    3) 我第六點的意見,請豁出來看。那只是我對一些兩代矛盾的觀察,或者只是我對我的長輩所存的個人意見。但我只想指出,你不能排除的確有某些人那麼衝著要去推行某些計劃,標榜著「愛國愛港」、「以大局為重」的理由時,其實是以「面子為重」的思想模式去做決策的,以至於做事不理性也不計較成本,為要做到為止。當然,不是每個支持高鐵的是這樣,我只是在說某些人。

    4) 你說得對,全港市民的利益是要全面考慮的。整個高鐵爭議問題裡面,菜園村也只是一部份。高鐵計劃所影響到的範圍,涉及很多地區和全港人民的經濟前景。這一刻的反對,不是不要高鐵,而是要慎重地考慮如何能善用公帑、有更廣泛的資詢、更顧及各方各界的需求,而不是急急地衝著去豪花 $669 億。

    5) 請看 #3 的澄清。你也說得對,我們不能完全將每一代歸納於一種思想模式。用「年代」來劃分人實是不太好,所以用「80後」來形容激烈的一代也不是十分適合。

    請參看:http://bigarnex.xanga.com/719697451/%E5%8F%A6%E4%B8%80%E6%AC%BE%E5%85%AB%E5%8D%81%E5%BE%8C/

    6) ok, 如果不用「奴僕」這個字,”servant” 行嗎?政府不是「服務」人民的嗎?現在存在的問題是,政府處處都是說為整體利益著想,但它的整體卻是局部。如果政府真的有顧全大局,經過廣泛的資詢和同意,在計劃中也容許相當彈性的改變,不是像現在的情況那樣要逼香港人和立法會就範,就不會有高鐵事件吧。

    最後,我欣賞你覺得從年輕人身上是有值得學習的東西。這表明你為人謙卑、思想豁達。盼望整個事件能有更多人有這樣的心思。

  4. T says

    非常感謝你詳細的回應. 以下是我的意見:

    “陳景輝所說的跟他所拉的橫額是否不一樣?”
    T: 他拉的橫額是”反高鐵”, 普羅大眾會即時理解為”原則上反”, 也容易被人屈成”為反而反”. 更清楚的口號, 讓人了解他為何而反, 反而可以增取支持.

    “香港經濟要搞得好是好,但現實上究竟是誰好呢?是大商家還是平民百姓呢?”
    T: 貧富懸殊加劇, 並不代表貧者的生活水準下降了, 可能只是上升速度追不上富者. 實情如何? 我說不上.

    “用「80後」來形容激烈的一代也不是十分適合”
    T: 唉, 這可是曝光率最高那幫「80後」的自稱啊. 他們還一方面標榜自己是「80後反高鐵」, 一方面卻埋怨別人”把反高鐵﹝現方案﹞運動等同於年輕人的憤怒爆發”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394) 這是他們自己造成的形象啊! 苦行, 「轉念,始於足下寸土 / 灌溉一滴不漏的未來」, 太文藝青年了. 得的是奪取了傳媒的注意, 失的是強化了”吃飽飯沒事幹, 出來搞搞震”的形象. 用《阿凡達》來比喻高鐵事件, 也實在太牽強, 把政府過份地妖魔化了.
    也許, 我也不該再雞蛋裡挑骨頭了; 凡事都有進步空間的, 尤其是年輕人. 至少, 我看不出政府有何理據要現在就通過撥款, 但80後的傳單的內容就很清楚帶出了假諮詢, 功能組別的不民主, 議員利益衝突, 一地兩檢的難題等重點, 也清楚交代了事件從2008年到現在的來龍去脈.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572) 希望他們的表述, 能從普羅大眾的角度出發, 抹去書生論政的味道, 將有更多人明白他們.

  5. Anson says

    Re:「貧富懸殊加劇, 並不代表貧者的生活水準下降了, 可能只是上升速度追不上富者. 實情如何? 我說不上.」
    請參考梁振英讀出從統計署的數字:http://www.youtube.com/watch?v=5-2qC0YpGN8#t=1m32s

    Re: 「80後」
    「80後」這個標籤本質上是沒有問題的。畢境他們真是「80後」出生的嘛。所以自稱是「80後反高鐵」的群體也沒有甚麼大問題。真正有問題的卻是將「80後」等同「激進」,而這不幸成為了傳媒和政府一直所強化的標籤。看見年青人苦行,肅敬地跪著行跨港九多區,真的不見得能夠用「激」這個字來形容。

    Re: 「書生論政」
    其實我真的不覺得年青人的論述有幾深奧或充滿書卷味。難明的是這項工程的細節確實非常複雜,非一般人能夠輕易掌握。整個爭議的核心不在於表面的概念,而是在細節裡 (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世上所有的騙局都是在細節裡出古惑,外表卻包裝得堂煌華麗,為要搏取人的支持。凡夫俗子的我們可以不理會細節,只在理念上投上信任的一票,而這正是很多香港市民的想法。保持經濟進步,與國內接軌,有誰不想?但若這個基建所帶來的後果是你後代需要負上沉重的代價(例如教育醫療資源的削減、更重的稅收、環境的污染、貧富如懸殊更劇烈等),那你還會輕易地支持嗎?你會嘗試問清問楚嗎?現在反對的人士正在提出細節上的問題,而政府卻是問非所答,隱瞞細節,又不容許獨立顧問調查,卻硬要通過撥款,只不斷強調若不快快撥款便會拖垮經濟,並指控提出疑問的人是在浪費時間。明眼人一看便知有古惑,若不為何那麼心急?顯然有很多利益問題涉及其中。

    希望更多香港人真的能夠花功夫明白事件當中的疑點,才下判斷誰是誰非。不再聽從政府單用「經濟行頭」而妖言惑眾的理論,便埋沒了大眾分辨是非的能力。對,確實有很多人跟不上那麼複雜的議題,但那不要緊。就讓有能力的人去跟進吧。立法局議員、大學生等便正在做這些工作,質疑政府的計劃。大眾只需要做的,便是不要胡亂支持或反對,給予時間細心聆聽觀察便夠了。我相信真理是越辯越明的,大眾也有良心分別是非。只要不墮入那被人催逼的圈套便行。

  6. T says

    Re: 「80後」
    首先, “80後”至少有兩個意義, 一是作為專有名詞”80後反高鐵青年(及其支持者)”的簡稱, 二是泛指8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 將兩者混淆, 是輿論中一些爭論與誤會的根源. 將後者等同”激進”, 肯定是錯的, 至於應否將前者等同”激進”, 就看論者心中的一把尺在哪裡了. 舉例說, 如果有人心裡想, “你班細路, 又唔係住响菜園村, 又唔交得好多稅, 我肉赤都未輪到你地肉赤啦!”, 那麼他認為他們”激”, 是十分正常的, 雖然”激”和”激進”仍有一段距離, 但他們”居然”質疑”經濟至上”, 並且為一件與自己沒有直接利益關係的事而苦行, 這種行動, 以香港的標準, 是”激進”的左傾分子才會做的. 不要忘記他們曾用鎖鏈把自己鎖在皇后碼頭啊! 其實, “激”就”激”吧, 人人標準不同, 何必太在意呢?

    Re: 「書生論政」
    在下愚鈍, 但我想以下一段文字, 不是人人看得明的: (只是隨便舉例, 不是針對陳景輝)

    “受制於身處的空間,人的說話和意識只會不停圍繞覑那些未倒下的建築物起舞。這就說明了歷史感無法在人的心靈裏橫空出生,也無法單從經已被平面化、簡化的歷史書頁間獲得全面的發展,而大部分人每天都出入於由大商場、高商業中心結構而成的幻彩詠式城市空間,人文理想的孕育更無從談起。”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49700)

    也許這些文字不是給”人人”看的吧. 不要緊, 我選那些我看得明的來看. 我只想說, 如果他們有誠意與群眾溝通, 了解他們的需要, 就要學習用他們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理念.

    另外, 謝謝你提供統計資料, 最低收入的三成人, 扣除通脹後, 2006年比十年前的收入實在是少了, 其中第二低收入的一成人, 收入少了大約一成, 即4000元少了400元. (http://www.legco.gov.hk/yr04-05/chinese/hc/sub_com/hs51/papers/hs510710-rpt070618-ec.pdf) 但若計算最低收入的五成人, 十年前後分別不大. 我想, 這說明了政府實在有需要在政策上鼓勵(強逼?)僱主讓最基層的工人能分享到經濟增長的成果.

  7. T says

    Re:「貧者的生活水準下降.」
    謝謝你提供的資料. 根據統計處的數字, 2006年收入第二低那一成人的收入比十年前少了10%. 政府實在應該在政策上下功夫, 使他們能分享到整體經濟增長的成果.

    Re: 「80後」
    我想大家要分清”80後”的兩個不同意思, 一是專指”80後反高鐵青年”(及其支持者), 二是泛指80年代以後出生者. 後者肯定不可一概以”激進”去形容, 至於前者是否”激進”, 那是各人尺度不同的問題, 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們也不用太在意吧.

    Re: 「書生論政」
    其實書生論政也問題不大, 就看你的對象是否有書生的水平. 我只是想, 他們大概也希望更多人明白他們吧? 那麼就要用大眾的語言去表達他們的想法. 例如, 苦行象徵什麼? 「轉念,始於足下寸土 / 灌溉一滴不漏的未來」這句新詩真的人人明白? “他們只懂種田, 年紀大住慣了不想搬”不是比什麼”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更容易明白嗎? 舉一個遠一點的例子, 以下這段文字, 旨在解釋他們為何留守皇后碼頭, 但一般人(不是人文科出身的大學生)看了, 會明白嗎?

    “在皇后駐守了一段時間的人,對於環境怎樣塑造人的意識可說感受殊深。事實上,人的意識構成是相當依賴於她身處的四圍環境及建築物的。天星碼頭被拆之前,人人輕易地借眼前事物,談出關於這個地方千奇百怪的小故事;可是現在,走到皇后的市民,已沒有了可以刺激、能夠依賴的眼前事物,人們看見的只是一片爛地,關於天星就好像無話可說了,而受制於身處的空間,人的說話和意識只會不停圍繞覑那些未倒下的建築物起舞。這就說明了歷史感無法在人的心靈裏橫空出生,也無法單從經已被平面化、簡化的歷史書頁間獲得全面的發展,而大部分人每天都出入於由大商場、高商業中心結構而成的幻彩詠式城市空間,人文理想的孕育更無從談起。”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49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