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誰要「升呢」?

升呢

我們甚至不曉得究竟這兩個字是否仍然存在,究竟現在沉迷打機的初中生還會否用「升呢」兩字,抑或是用其餘更新穎更順口的詞彙取而代之呢?卒之,到近年,我再一次遇見「升呢」兩字,這不是匆匆的重遇相見,而是氾濫式的「撞口撞面」。陸永開騷用「升呢」入題,月餅廣告勸我們送禮要「升呢」,連關心英語文法的特首也用「升呢」來指出香港經濟不可停滯不前。一瞬之間全城「升呢」,大家都齊聲說,「升呢」是潮語,是這一輩年輕人愛用的語言,甚至我之前在某傳媒機構實習,上司也要求同事們,多用潮語(她卻舉不出除「升呢」外還有什麼潮語),用以表現我們年輕的形象,爭取年輕一輩的認同。而我,作為這年輕一輩的其中一點,卻總無法從這些大人口中的「升呢」得到任何,哪怕只有一點的認同感。你們說得沒錯,「升呢」是潮語,但僅僅是因為你們將之反覆使用的緣故,它才成為潮流,而不是我們這些人愛掛在口邊的詞語。

可否別再升呢 – 張亞果 (明報 2009年11月15日)
(H/T: Eric Cheng)

這亦是為何我認為教會沒有必要盲目爭取年輕一輩的認同,不停套用合潮的產物吸引他們。因為正當你以為自己追上了潮流,你可能已經 out 了,並且 out 了很久。尋找與年輕一代溝通的語言是必需的,但不可盲目跟風,處處後知後覺。

每每社會出現一些哄動一時的事物(例如甚麼斷背電影、密碼小說),香港教會機構便會紛紛走出來評論一番,搞一些「抗衡歪風」的活動,出書出碟大量印製產品回應那看似燒眉之急的情況。但究竟有多少人真的看完那部電影讀完那本小說後還會繼續深入思考那些疑似歪理的東西呢?老實講句,一般人看過就算。對於他們來說,那些始終只是片刻的娛樂而已。

再者,那陣「歪風」過後,豈見得教會機構會繼續正視那些長遠的問題呢?沒有,因為他們已經繼續撲蝶去,尋找另一樣熱潮歪風來回應。

追潮流不但不能搏取年青人的認同感,反而會令他們覺得你根本沒有甚麼可以 offer 他們。年青人最需要的,是那些能夠幫助他們面對這驚恐世代不變的真理,以及擁有知慧的前輩與他們同行,適時給予鼓勵和幫助。

真正要「升呢」的,其實是那些沒有東西 offer 卻只懂追潮流的大人。

P.S. Marva Dawn (唐慕華) 在 Regent College 曾有一個講座叫 “The Church’s Gifts for the Millenials“,討論到教會能給予 Y 世代的年輕人,其實不是更多的知識,而是如何在逆境中活出堅毅生命的屬神智慧。值得一聽。


Posted in Church, Culture, Current News, Pastoral, Posts in Chinese.

Tagged with , , .


4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L says

    When you’re following the One who’s at the highest level, there’s no need for 升呢 anymore. 😉

    • Anson says

      Yeah, it’s true there’s no need to 升呢 in earthly terms, but the whole thing about following Christ is a 升呢 journey, conforming to His image more and more (Rom. 8:28-30). Christ-likeness is the only 呢 we need to 升.

  2. Timothy Chan says

    This reminds me of a class I took on worship history / trends. The instructor prohibits us from using the word “contemporary” in class assignments, because she said that term doesn’t mean anything. What seems “old” to us was “contemporary” back then. What’s “contemporary” now will be considered “old” some time soon. I think that rule in that class helped me realize that we can’t blindly follow “contemporary” culture, but we strive to have a more “ancient-future” (to borrow Robert Webber’s favorite term) type of perspective.

  3. alolos says

    我把事情反轉去看…
    兩者 (年長的和年青的)也都要升呢.

    沒有必要執著於潮語不潮語.
    但問題卻偏偏出在雙方出發點不同和執著於字眼上的問題

    首先年長的一群會那樣做
    無非也是希望可以和新一代多點交流
    這和父母不斷買名牌比自己的孩子, 
    因為想佢地開心,想補償自己所沒有給予的
    是相似的

    但問題是手法錯了
    也單一化了

    其次
    也是年青人的一群從來都沒有接納年長的一群的問題
    他們(我們)會覺得
    我地有我地既language.你地有你地既language.
    干嗎你要學我
    學得不到家
    又不明白
    學黎做咩, 跟黎做咩?

    這不單單是一個cycle性的問題
    也其實關乎兩代相處的問題
    例子很簡單, 舉一個吧
    我有朋友很喜歡落club.
    和爸媽會因為這事嘈得很烈…
    但原來佢縱然嘈交卻仍要不停去clubbing的原因
    是因為在那兒有人認同自己
    而不像自己的父母在自己小時候有好多野”大人講野細路唔好插咀”
    又或大人已經幫細既決定了, 而沒有(嘗試)去解釋
    又或大人持著自己的經歷而對小朋友說”你明咩?”.

    所以
    很簡單
    既然這個”大人圈子”不接受自己
    就自己找圈子好了,反正有同樣情況的人多的是
    就這樣河水不犯井水

    代溝也因此而來

    然而
    我會說
    應該雙方都升呢
    那是在於
    其實那不是一方面去努力可以解決問題的一回事
    而是雙方的一起努力, 溝通的過程

    說很易
    但又有幾多人真的做到

    一個又一個的cycle.
    一直的重演著

    我們和我們的父母如是
    我們和我們的孩子也都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