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現實世界 vs 虛擬世界 vs 新天新地

繼上次 Bruce Branit 的 World Builder 之後,又發現一新 CG 技術,就是 OTOY 的 server-side 3D rendering technology。你所看到的影象,全是 real-time render 出來的。竅妙是所有計算都搬至網上一個龐大的 server farm,而影象則用高清寬頻即時傳遞往用家的螢幕。意思即是,用家以後不需再買幾百蚊一張 graphics card,只需要一個 browser 就能進入一個荷利活級數的高解象度視覺空間,體驗一個擬幻擬真的 alternate reality。

一方面,我讚歎現今科技的先進。但另一方面,我不禁要問,人為何那麼渴求建造或複製另一個 alternate reality 出來呢?個 point 在那裡?對,在虛擬世界裡面,我們可以飛天遁地,但現實生活豈不一樣可行嗎 (你有膽的話)?若喜歡看爆炸場面,現實生活也一樣可行的,甚至更刺激。很多人花很多時間於 Second Life, The Sims, World of Warcraft… 這一類的電腦虛擬世界,為什麼呢?逃避殘酷的現實?尋找無法實現的理想?要求官感上的刺激和快慰?Feel more empowered?不用面對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限制?星期日檔案的第二輯「港女講男」也透露了電車男沉迷動漫世界、不懂與人溝通的問題,也許在於這些原因。

與其批判這種現象為 escapism 或 idolatry,我突然間想到這會否是世人心裡面的一種 intrinsic eschatological hope,渴望見到那末後更美好的現實呢?又或者是這個冷冰冰的 demystified world,根本滿足不到我們心底裡面的 desire for mystery and transcendence,以至於我們要另築一個世界出來玩?你留意當今最賣座的電影或電視劇集,例如 Star Wars, Matrix, Lost, Battlestar Galactica 等,都是有濃厚的 mythology 在裡面的。換句話說,人是接受不了一個能夠完全掌握及完全理解的世界的。我認為這些都是後現代不滿現代進程的一些徵狀。

也許,這些現象能夠使我們反思我們傳福音的 approach。究竟我們是要去不斷解釋信仰的合理性,繼續玩那 rationalist 的遊戲,解到人悶死為止;抑或是轉轉方法,專心指向那奧妙的上帝、吸引人的基督、和如風般變幻莫測的聖靈呢?

最後送上一首歌:U2 的 Even better than the real thing
究竟什麼是 even better than the real thing 呢?
是 OTOY 的虛擬世界,抑或上帝為我們存留的 heaven-on-earth cosmic renewal 呢?
我會揀後者。


Posted in Mission & Evangelism, Posts in Chinese, Technology, Theology.

Tagged with , , , , .


One Response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Edmund says

    我時常想,現代人對虛擬世界的嚮往,一方面是對真實的不滿,另一方面亦是對不可知的膜拜。兩者都容易引到厭世和被世的心態和表現。基督教卻是重頭到尾都是「腳踏實地」的。歷代面對不同挑戰時,都不斷回應說,renewal(更新)是關鍵,而不是放棄、鏟平或再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