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真理是甚麼呢?


World Builder from Bruce Branit on Vimeo.

[請先看以上短片,片中的未來科技 concept 十分有趣的,尤其是對讀建築的人]

當 CG 和 Virtual Reality 的科技變得越來越成熟的時候,人分分鐘可以亂假成真。但看完這個短片之後,我深深地感受到人無論有幾懂得製造「擬似真」的東西,人其實仍然對「真」這樣東西有著強烈的執著感。(不然片中的主角就不會傍惶不想給他愛人見到未弄好的那塊假牆。)就算觀感上的刺激能夠達至完美、毫無瑕疵的情況下,人始終都會不甘於接受一個虛假的現實;而當發現被欺騙時,一般人都會產生強烈的反感。

從而可見,人在世不止於為了滿足觀感而生存,人是需要真理的。對真理的渴求是人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an integral part of being human)。這也是電影 Matrix 第一集裡主角 Neo 的意會,而令他選擇食紅色丸離開 Matrix 這個虛擬世界的原因。

後現代神學趨向少提教義 (doctrine) 和真理 (truth),強調經驗 (experience) 和感受 (feelings),因為過往當教會過份強調真理、使真理變成一堆冷冰冰空泛的知識和信條時,實在令人感到窒息。這正是十六世紀認信主義 (Confessionalism) 和更正教經院哲學 (Protestant Scholasticism) 促成十七世紀敬虔運動 (Pietism) 和浪漫主義 (Romanticism) 興起的原因。但本人認為,我們在每一個時代去回應上一個時代的缺點時,都要小心走極端,切忌不斷 “swing like a pendulum”,一時過份 head-oriented,一時又過份 heart-oriented,彷彿 head and heart 是不能夠供存似的。

當然我鼓吹「重拾真理」並不等如我們要「擁有絕對真理」 (epistemological certainty),我只是希望後現代的神學進程不要忘記人心底裡仍然對真理擁有強烈的執著感。我們仍然可以 appeal to 這個基本的需要。只不過處理手法需要有點更正。真理不是去擁有的,而是透過耶穌基督去認識和體會的。

約翰福音18章裡面,彼拉多問耶穌:「真理是甚麼呢?」我的新約教授 Rikk Watts 提醒我們,”Every question presupposes you know something about the answer.” 彼拉多的問題的前設已經假定了真理是一樣東西、一種概念 (pre-supposed the “whatness” of truth),所以你見耶穌沒有答他。約翰在他的福音書裡面,一開始就宣告認識真理正確的 category 不是「什麼」而是「誰」。不是問真理是什麼 (what is truth?),而是問誰是真理、誰體現著真理 (who is truth? who embodies truth?)。我可以想像當時的景像,耶穌定睛望著彼拉多,已經答了他的問題。

所以當教會使真理變成一堆 impersonal, abstract, philosophical, timeless, and unchanging propositions 的時候,福音自自然然會喪失它的吸引力。但若果我們回到聖經的啟示,讓人認識一個 personal, relational, down-to-earth, real, and dynamic 的耶穌時,我相信人是會被這個真理深深吸引著的。這正是我所謂的「重拾真理」。

所以我認為,
將人對真理的執著和渴求,
以及心靈和感受上的需要,
跟那位道成肉身、充充滿滿有「恩典」有「真理」的耶穌基督拉埋;
才是我們今日後現代教會的召命,
過份偏重一面也不可。


Posted in Church, Culture, Posts in Chinese, Spirituality, Technology, Theology.

Tagged with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