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Charis)有真理(Alethia)。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1:14)

建制與改革

適逢好友 Arnold 和 Regent 同學 Patrick 同時提及到建制與改革的問題,我也想發表一下我的胡論。

Patrick 總括社會學家 Peter Berger 的觀點,問的問題是:
推翻建制,是否其實變相正在建立另外一種建制呢?不同的,只是人更換了。
弱勢不滿強勢,認為強勢用建制壟斷著局面,然後有一日推翻了強勢之後,弱勢卻不知不覺間變成了另一種建制,被另一批弱勢反對。
似乎人類社會文化便是不斷重複著這種 pattern。

我想,真正的問題是:為什麼人總要用一個 macro-scale 來看世界,希望為大多數人的利益而去改革世界呢?
一日有大多數,就有少數。有少數,就有大多數。
若人人都要服在同一個制度下,這世上總沒有一種制度能夠滿足到所有人的。
那我要問:In the first place, 為什麼人人都要服在同一個制度下呢?
喜歡 A 的往東走,喜歡 B 的往西走,互不相幹,不然就解決了問題嗎?
為什麼總是要將水同油般的兩種人放在一起,強行用一種制度管瞎著雙方呢?

Jesus Land Map我在美國麻省居住時,深感美國社會那種政治上的分化 (red vs blue),雙方根本沒有討論和希望加深了解對方的餘地,只有鄙視 (contempt) 和嘲笑 (ridicule),根本沒有容下對方的心,不是你死便是我亡。Blue state 的人認為所有 Red state 的人都是 stupid, close-minded, and unenlightened。Red state 的人又認為 Blue state 的人 unpatriotic, arrogant, and immoral。婚姻專家都認為,當兩個人的關係去到一個地步充滿了鄙視 (contempt) 的時侯,已經差不多沒有得救,分居和離婚也是必然的事。所以我曾有想過,美國是否需要另一次南北之戰呢?

回到正題,制度的本質是什麼呢?
是用來制行富強的,抑或是被富強的用來欺壓弱小的呢?
制度是好是壞呢?
我們能夠廢除制度,廢除社會,人人自己顧自己嗎?

不能的,因為人總是需要群體,在有限的資源中學習共存。
若我們需要社會制度,人就要 take risk 服在不完善的制度底下。民主政制的所長便是你有權投你的一票,去影響政府。但投完之後不如你所願的話,你也只好甘心暫時順服於大多數人的決定底下,直至下次選舉為止。

但今時今日,「順服」(submission) 已不再是一種代表堅忍、願意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美德。反而變成了一種可恥、過時、不能接受的字眼。

似乎現代人並不喜歡服在任何不完善的制度底下,一有不滿便要推翻,希望自己能夠話事。

當然我並不是主張建制派,覺得人需要麻木服從不合理的制度。我只是覺得現代人缺乏了古人那種謙卑順服、忍辱負重的心,能耐理想與現實之間差距的張力。或許現代人比較理想主義,比古人更 empowered,覺得有能力改變一切吧。

說到底,我相信一日人仍然想 solve macro-scale 的問題,始終離不開建制。
但人的建制總是 vulnerable to corruption and inefficiency……

或許,要 solve macro-scale 的問題,去改變世界根本不是人的本份,而是上帝的工作呢?

有趣的是,初期教會一班基層人士,個個安份守己(意即沒有主動用武推翻羅馬政權),只愛神愛人,以謙卑服侍的心在社會傳揚上帝的道,關懷弱小的,便慢慢以捨己和愛心推翻了整個暴淚的羅馬帝國,徹底改變了整個歐洲以及全世界的歷史。若宇宙的君王來到人間也身體力行地告訴我們,所有改變和改革都必需我們默默地捨己和服侍,再配合上帝在歷史背後默默地在人心裡面締造改變,方能成事的話,這對我們了解建制與改革的問題又有什麼啓示呢?

我認為最能夠包含到這個理念的是 David Brower 所 coined 的一句名言:”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
或許我會 modify 一下成:”Pray Globally, Love Locally”
這才是真正改變世界的力量。


Posted in Culture, Politics, Posts in Chinese, Theology.

Tagged with , , , , , , , , , .


2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bigarnex says

    看到vulnerable to corruption and inefficiency……為止,覺得你提出了很多問題,而問題都是值得探究的。

    只是說到基督教「推翻了整個暴戾的羅馬帝國」時,我反而覺得… 會不會是羅馬人推行(我沒有用「信奉」兩字)「天主教」反而變得更加暴戾?整個歐洲的歷史,就變成用宣教的名義去「為上帝贏得全世界」。說這是上帝的工作,倒不如說人是在怎樣演繹上帝的那一套。說到底,對於很多人來說,上帝根本就不在做什麼工作。我們作為基督徒的,如果把自己人以上帝的名做的事作選擇性的承認,恐怕失的見証只會更多。

    神愛世人。神的愛可以救世界吧。只不過,就算多願意順服的領袖,也敵不過自己很多的弱點。地上和天國永遠就是有一段距離。在這樣的異端距離當中,我們需要的不是革命革命在革命。而是在怎樣的制度當中,都應該有強大的公民社會,這也是教會可以參與扮演的角色。

  2. pakkwok says

    唔記得出處,有個說法是解釋人類的問題總離不開 “the world, the people, and the devil.” 所以灰心是較明顯的感覺,但卻深信盼望不只是在末世。很喜歡你嘗試提出「改變世界的力量」!當然,vision不一定需要所有人都同意的,concept如 calling 能夠讓人接受每個人所貢獻的可以不一樣;而public expression往往是個人與群體conviction的manifestation。